劳动力分析:衡量敏捷时代的员工生产力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选择 “设为星标”关键讯息,D1时间送达!IT部门左右为难,一边要提升业务成果,一边要管理成本,因此首席信息官们必须衡量员工的工作效率,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希望将员工绩效和生产力量化的首席信息官们正在求助采用业务价值基准的分析——但协作和敏捷性真的可以准确衡量吗?IT部门左右为难,一边要提升业务成果,一边要管理成本,因此首席信息官们必须衡量员工的工作效率,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那么Bob和Jill如何在向业务交付某产品的同时在价值流中发挥作用呢?还有一点结外生支的小问题:首席信息官长期以来缺乏有效的机制来做到这一点。在这样一个技术枝繁叶茂的数字时代,我们可以通过智能手机来呼叫网约车,控制灯光并提交费用报告,大多数首席信息官无法准确衡量员工的生产力和贡献值。虽然许多IT领导者正在通过自己动手(DIY)的方法应对这一数据缺口,但初创公司正在打造所谓的“劳动力分析”工具,以帮忙缓解这一问题。将员工工作流等同于服务器工作负载不妨这样想一想:IT领导者可以根据这一做法所产生的价值来计算运行每个服务器或存储阵列的成本。但是,有些IT领导者热切希望分析员工的绩效,员工就像服务器一样,可以根据业务需求对其进行调整,重新配置或重新部署。泰森食品(Tyson Foods)的首席技术官Scott Spradley一直致力于将工作绩效与每位员工的成本进行基准比较,因为该鸡肉加工巨头的每个职务都发挥着不同的作用。例如,数据科学家和软件工程师的价值比各不相同。Spradley说:“这是为了对劳动力链中的所有人采取价值分类的方法。”迄今为止,量化劳动力的方法一直是传统的做法。诸多企业不惜重金聘请麦肯锡,贝恩和其它大牌咨询公司来评估员工绩效。它们让专业顾问来充当影子员工,在长达数周或数月的时间里,这些顾问做笔记,撰写评估报告,提出建议并继续接下一个活儿。但是这种方法的价值已经受到质疑,因为数字技术已经颠覆了所有的商业领域。仅仅兑现净推值得分目标或向内看以捣弄员工满意度指标已经远远不够了。简单地说,工作的本质已经发生了变化。十年前,公司在“瀑布式”周期中创建软件,花18到24个月的时间来交付能够满足企业需求的产品。如今,各大公司纷纷部署“敏捷”团队,在为期一到两周的冲刺中创建软件。孤立的IT和业务部门已经对跨职能团队做出了让步,其结果就是软件程序员、UX设计师、产品经理和业务分析师可以在同一个场所共事。由于效率和人员的因素交叉影响,即使是最精明的顾问也会感到困惑。首席信息官需要新的工具来衡量运营流程中的产出,甚至来衡量任务等级。Gartner的分析师Bill Swanton说:“与其说我们能够开展多少工作,不如说我们需要一种迥然不同的管理方式”。“劳动力分析”这个词足以说明问题。“自己动手”的分析方法许多首席信息官正在采用自己动手的分析方法。Julia Davis在担任美国家庭人寿保险公司(Aflac)的首席信息官期间创建了衡量生产率的基准指标,例如每个全职员工每月所完成的任务。这些任务包括服务台请求(如修复打印机),代码更改等。当Davis进一步分析应用程序开发时,她很难在敏捷性上对单个人进行衡量。然而,由于始终秉持自下而上管理方法,美国家庭人寿保险公司的“自我监管”敏捷团队使计划和团队成员步入了正轨,于2018年从该公司退休的Davis如是说。德美利证券(TD Ameritrade)的首席信息官Vijay Sankaran表示,在过去两年中,德美利证券使用了一种名为Go Live的内部方法和工具,它可以衡量敏捷团队在特定冲刺中产生的业务职能。最初,Go Live衡量了为每个应用程序生成的功能的数量,但后来,它可以进一步衡量每个工程师的绩效和生产力,以评估他们是否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所改进。由于受到这些成果的鼓舞,Sankaran的团队现在正在扩大Go Live的应用范围,在它遍历敏捷开发周期时用它来衡量应用程序的各种等待状态。Go Live对应用程序进行了细致的检验,从概念到故事创建,再到代码的完成等等,乃至投入生产。由于发现了改进空间,该团队已经创建了一个目标和关键成果(OKR)指标,以优化从构思到生产的管道。Sankaran说:“人们要对许多不同的运营杠杆进行深思;你要使用什么,你如何看待优化资源在敏捷团队中的地位,以及你愿意投入多少。人们必须揭开这门技艺的神秘面纱,但这必须在业务方面进行重大的文化变革。”为了分析德美利证券如何在总体上使用软件和硬件,Sankaran还采用了技术业务管理(TBM),这是一种日趋流行的方法,这种方法可以调整成本,以管理有业务价值的IT。各大供应商纷纷将目标投向劳动力分析IT部门历来使用电子表格来执行这些分析,但许多人正在抛弃这种方法,转而使用Apptio的技术业务管理分析软件,后者也开始解决审查劳动力成本的棘手问题。Apptio意识到,劳动力成本占企业技术成本结构的50%,它于去年推出了Agile Insights,这是一种衡量价值实现,质量成本和劳动力利用率的软件即服务(SaaS)解决方案。例如,各大公司可以使用该工具分析代码提交,每个故事点的成本以及通过Atlassian的Jira等项目管理应用程序中的敏捷冲刺生成的其它指标,并根据其ERP系统中的财务状况对该工具进行基准测试,Apptio的首席执行官Sunny Gupta如是说。他说:“摆脱各种传闻并进行合理的,量化的决策才是关键所在。”其它初创公司也在加入竞争的行列。Fin Analytics正在创建旨在帮企业更好地了解员工如何完成日常任务的软件。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Sam Lessin如是向本刊表示。由Kleiner Perkins、Accel和CRV支持的公司正在销售一款Chrome浏览器插件,该插件用于记录员工的鼠标动作,网站点击情况和浏览行为。它还能跟踪应用程序的使用情况,例如每个员工在Slack上所花费的时间,或者他们在幻灯片演示文稿上花了多少时间。该工具会录制视频和音频,每时每刻都在创建过程目录。Fin Analytics的软件会在统计仪表盘中提供此类信息并突出显示各种关键指标,管理者可以用这些指标来指导团队成员。Lessin表示,采用流程级方法来提高生产力和绩效是分辨大多数分析的优劣的因素,这些分析可以衡量业务成果指标,例如净推荐值(NPS)和客户满意度(CSAT)得分。Lessin说:“还没有人对流程测量进行深入研究,以了解我们正在做的事情如何影响工作”,他补充说,如今有数十名客户使用Fin Analytics。对劳动力分析持合理的怀疑态度这种将劳动力量化的方法给人们带来了难题。Harvey Nash的首席数字技术官Anna Frazzetto回忆了十年前公司为确定软件程序员的功效所做的努力。一个程序员可以写1000行代码就能编写一个小工具,而另一个程序员写200行就能编写同样的小工具。但如果以200行代码写成的小工具存在更多的缺陷,那么就谈不上高效了。Frazzetto说:“根据我的拙见,他们无法解决这个问题。”Gartner分析师Swanton表示,对不同产品的团队进行比较也很难。由于存在不同的难度等级,使用一种产品的UX开发人员与另一种产品的开发人员的评估方法不尽相同。与开发人工智能算法的人不同,首席信息官几乎不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你今天写了多少行代码?”此外,Swanton表示,试图衡量员工绩效的首席信息官们很可能冒着这样的风险,即看起来像是以一种使协作受挫的方式来进行赏罚,这简直就是在终结敏捷。Swanton所提出的衡量产出的建议可以追溯到大多数首席信息官如今极度关注的事情:根据每个产品或敏捷团队所创造的价值或业绩来衡量它们。该产品是否在业务能力方面实现了可衡量的改进?它带来了收入还是抑制了成本?Swanton说,如果它能做到其中的任何一件事情,那就取得了成果。Swanton说:“IT的目标是让业务更好地运作,这是真正重要的指标。”虽然Lessin承认,有些企业领导人可能会担心,对过程改进所采用的这种虚拟的,一对一的方法会让员工产生恐惧,但他表示,对提供优质客户服务的高度重视将赢得怀疑论者的支持并吸引以数据为导向的首席信息官。(来源:企业网D1Net)如果您在企业IT、网络、通信行业的某一领域工作,并希望分享观点,欢迎给企业网D1Net投稿投稿邮箱:editor@d1net.com点击蓝色字体关注您还可以搜索公众号“D1net”选择关注D1net旗下的各领域(云计算,数据中心,大数据,CIO, 企业通信 ,企业应用软件,网络数通,信息安全,服务器,存储,AI人工智能,物联网智慧城市等)的子公众号。企业网D1net已推出企业应用商店(www.enappstore.com),面向企业级软件,SaaS等提供商,提供陈列,点评功能,不参与交易和交付。现可免费入驻,入驻后,可获得在企业网D1net 相应公众号推荐的机会。欢迎入驻。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注册,注册后读者可以点评,厂商可以免费入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