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上贷款平台退出的浪潮下,P2P突破危机、生存的关键在于两点。

您是否投资于一个具有持续资本投资和足够市场规模的平台?持续的资本投资和较大的市场份额是P2P在线贷款平台在严格监管和当前平台退出浪潮下得以延续的关键。

9月7日,北京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大刚在011财经举办的2018温岚中国峰会上发表了题为“中国互联网贷款行业未来发展预期”的主旨演讲。卸任前,他鼓励互联网贷款平台在当前严峻的经济和行业形势下保持投资强度,努力实现规模经济。

郭大刚在讲话中首先回顾了互联网金融和互联网贷款行业的发展。

在2014年3月NPC和CPPCC会议期间,鼓励互联网金融创新发展首次被纳入政府工作报告。

当时,市场对互联网金融的预期迅速提高。大量金融机构涌入互联网金融和互联网贷款,行业内机构数量迅速增加。

在此期间,退出互联网金融部门的机构数量也在迅速增长。

这些现有机构已经看到了网络金融的风险,但这些网络领域的问题却在网络金融创新的热潮中消失了。

2014年10月30日,美国宣布退出当时的量化宽松政策,这也影响了国内资本市场。

到2015年,互联网金融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

2015年7月18日,中央银行等10部委联合发布《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指引》,确立了互联网金融主要形式监管的职责分工,包括互联网支付、同业拆借、股权众筹、互联网基金销售、互联网保险、互联网信托和互联网消费金融,落实监管职责,界定业务边界。

监管干预让市场预期回归理性,市场情绪开始逆转。

2015年12月8日,公安部对伊祖保事件的处理震动了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市场预期大幅下降。从那以后,从互联网贷款行业退出的机构比加入的机构多。这一趋势一直持续到现在。

郭大刚认为,一个行业成熟的标志是,在发展到一定程度后,龙头企业开始集聚,落后的机构逐渐退出,行业呈现出稳定的迹象。

在利率方面,企业通过互联网筹集资金的利率保持在20%左右。

然而,网上贷款产品的收入水平已经逐渐下降到10%左右。

郭大刚指出,虽然网上贷款行业的收入规模和利差相对较高,但大多数网上贷款平台仍然难以盈利,这证明该行业积累的风险抵消了绝大部分利润空。

就投资而言,2015年,在线贷款行业自身投资有所增加。

产业政策稳定后,强大的机构开始加大投资力度,增强企业的经营能力。

然而,这一阶段的投资主要流向客户,与资产方相关的风险控制和安全技术投资仍然相对较少。

2016年8月24日,在《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发布以后,很多机构才开始加大资产端相关的投资。2016年8月24日,《信息中介机构同业拆借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出台后,许多机构开始增加资产投资。

郭大刚认为,这也是许多在线贷款平台将退出市场的原因。

就业务而言,网上贷款行业最早的业务是2-3年期个人信用贷款。

这种贷款业务是模仿信用卡建立的。由于发展起点低,业务规模仅占全部网上贷款业务的不到15%。

然而,遵循信用卡靠罚款或分期付款的盈利模式,这部分业务在现实中引起了很大的社会争议。

2008年后,美国金融危机逐渐蔓延到中国,影响了中小微型企业的运营,使得这些机构更难从银行获得贷款。

此时,网上贷款机构以抵押和质押的形式向中小微型企业提供贷款服务。

这种贷款主要解决中小微型企业的短期融资问题,但金额普遍较大,风险较高,因此需要抵押品和质押来对冲潜在的违约风险损失。

这类业务所占比例相对较高,最高可达70%-80%。

郭大刚认为,这种业务和银行信贷没有明显区别。当网上贷款机构被定义为信息中介时,许多机构准备退出网上贷款市场。

第三类业务是影子银行,目标单一,资金量大,形式复杂,难以渗透。

这种业务也占20%左右。

郭大刚认为这部分业务风险太大,应该进行清理。

在监管方面,郭大刚认为,监管的重点是防范利益相关者问题引发的社会风险。

网上贷款行业的早期市场规模约为1万亿元,仅为北京银行的三分之一,没有吸引监管的重点。然而,网上贷款行业有广泛的利益相关者,大多跨地区经营。

当规模扩大时,地方监管当局的地域管辖权难以涵盖。

从行业结构来看,网上贷款业务最多有5000家,但行业整体交易规模与机构数量不匹配。市场份额小的平台太多,导致产能严重过剩。

虽然网上贷款行业在上述方面有所改善,但网上贷款行业仍然存在一些棘手的问题。

在信用体系相对缺乏的环境下,个人借款人的违约将导致在线贷款行业和贷款人的投资损失。

第二,互联网机构的初始建立成本极高,需要一条非常清晰的发展道路才能盈利。

第三,在线贷款行业的数据信息规模非常大,如何使其产生价值并超过维护此类数据的成本也是一个挑战。

第四,在线贷款行业的机构间信息相对孤立。

信息共享将使平台失去优势,但如果不共享信息,投资者将在行业衰退期间退出整个行业,使得优势机构难以充分发挥优势,创造价值。

第五,互联网具有媒介属性,不利信息传播速度更快,对行业的影响更严重。

第六,网上贷款行业的长期定价能力逐渐体现其价值,但之前在资产方面的投资无法立即弥补,许多缺乏定价能力的平台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

当然,没有必要太担心。

郭大刚表示,网上贷款行业高度服务于中国的中小企业。只有当中小企业大规模破产时,网上贷款行业的逾期期限才会显著增加。这是在线贷款行业最黑暗的时刻。

近两个月来,非金融企业和政府机构新增贷款规模有所下降,但增速明显高于2017年同期,远非中小微型企业大规模破产。

但可以肯定的是,网络贷款行业落后平台的生存压力正在逐渐加大,而龙头平台也需要尽一切努力扩大市场规模。

针对上述问题,郭大刚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建议,帮助网上贷款平台渡过当前的难关。

一是网上贷款平台应具备足够的投资强度和资金,持续投资于技术安全、风险控制、平台运营等方面,以增强定价能力,确保持续竞争力。

第二,平台应进行高效运营,努力扩大市场规模,降低边际成本,从而获得边际效益,确保平台的可持续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