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与崇高:张强互动写作模式的折叠维度

原件:朱鹏飞新一代文人馆1。密室解读和失落的对话人们对张强的误解是故意的。

因此,无论他如何辩护、解释甚至制作了40卷《张强的艺术系统》(张强的艺术系统)——这是中国艺术史上前所未有的超级文本——来证明这一点,人们仍然只是神秘地微笑着,似乎已经得到了信息。

没有必要打开这些浩如烟海的作品的一角,即使只是浏览目录,即使如此简单肤浅的理解也是多余的。

然而,在这种冷漠的背后,是互联网虚拟空空间中另一个歇斯底里的狂欢场景。肆意的辱骂和模仿以及超过1亿次的点击和重印似乎解释了隐藏在真实心理中的“神秘微笑”的另一个层面。

这与张强高度概念化和理论化的艺术思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针对传统书法的《后羿之箭》在欲望棱镜的折射下也变成了《丘比特之箭》。结果,批评的姿态变成了戏弄的姿态,激起了公众无名的愤怒和隐藏的欲望。

各种各样的演讲和评论都跨越了想象的道德障碍,做出了恶意的解释和攻击。

张强对此很平静,也有一些洞察力。

这似乎是张强自己的“深思熟虑”——黑格尔所谓的“理性狡猾”——在谈到“上帝之笔来到景德镇”的机会时,张强强调他不是一时兴起,而是长期实践和“与上帝交流”的结果:我在景德镇的时候,以瓷器为媒介,与合作的女性进行“互动盲写”,正是多年实践的“机器”(张强痕迹研究报告)遇到了辛向东、赵辉、王璐的“命运”导致这一结果的因素是“与上帝联系”的力量。它类似于“普朗克文字”,但也超越了它…这是超越时代意识形态层面的经验的体现。

这是当代思想史上的一份清单。这肯定会让平庸的批评家迷惑不解,让他们不知所措……“上帝的景德镇之笔”是张强2019年1月在景德镇举办的“新陶瓷美学与艺术文学”个人展。

评论家王小贱、王端庭、杨威和邱郑伦分别在展览研讨会上做了主旨发言。

我的演讲安排在最后。

不同于不同学者的观点,我从拉康的精神分析学出发,将张强的互动写作模式阐述为“欲望模式”。

然而,由于时间限制,只能到达。

开幕式的第二天,张强表示我可以就“欲望”这一主题进行对话,并深入阐述悬而未决的话题,这当然符合我的期望。

对话于下午3点30分在张强景德镇的公寓开始,持续了大约两个小时。

奇怪的是,这段对话只留下了30秒的录音。这可能是一个技术原因,也可能是魔鬼和魔鬼之间的联系,或者是潜意识主体试图指向和隐藏的隐藏欲望。

“失落的对话”,加上“密室解读”的无尽想象,已经成为现实世界中迷失的崇高对象,一个空洞的所指,一个富勒的形象,这是欲望主体努力捕捉的“对象A”。

有趣的是,同样的逻辑颠倒在张强的互动写作模式中被反复创造出来。

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但录音事故让一切回到了原点。

事实上,真正的原点是无法返回的,只有记忆中那个原点的投影。

它偏离了原来的位置,从回顾的角度把轻松有趣的谈话变成了无尽的回忆和艰难的解释。

也许,这就是欲望的命运,可以考虑但不能表达。

总是被禁锢在自己设定的领域里,渴望别人的欲望,但注定不会跨越象征世界的语言障碍,获得说话的地位!“失落的对话”变成了一个不可企及的欲望对象,释放出巨大的魅力。

现在,关于这次谈话的记忆片段似乎是多余的,在空气氛中丢失的行话永远不见了。

“这必然会迷惑平庸的批评家,让他们对道路茫然不知所措……”这就是本文的来源。

第二,如果邪恶的化身和消化的主体没有进入张强的逻辑,我们就不能理解他。如果你试图进入张强的逻辑,你会发现这是一个黑洞。

一个吞噬所有意义和欲望的投机黑洞让人们警觉起来,并把严肃的批评置于两难境地。

与其说这是一个关键的困境,不如说是张强自己的困境。

因为艺术不仅是个人精神实践的修行场所,也是人们最终交流思想和感情的场所。

缺乏严肃的批评导致了肆意的辱骂和戏仿空。

与此同时,意义的表达在“交互式盲书”中被自我消解,导致逻辑裂缝、欲望投射的可疑镜像和本身不可知的事物,这为隐藏的欲望打开了一条宣泄的渠道,就像一场灾难。

借助互联网的强大力量,它迅速爆炸。

这是张强的“互动写作模式”进入社会伦理层面的关键因素。

面对舆论的强大压力,张强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强调自己的道德立场,从精神实践到“与上帝交流”,甚至引用佛陀舍身喂老虎的故事:从这个意义上说,网上凶猛的老虎吞噬了我的“社会化身”。如果我在我的化身中喂养它们,这意味着与我真实身体对抗的情况开始形成。

我通过提升邪恶唤醒了“真实身体”的激活。

邪恶?阿凡达。“真人”呢?这是佛陀慈悲的真正本质吗?张强不是佛教徒,当然不是。

他只是一个认识到自己心中“真理”的艺术家。为了他心中的“真理”,虽然有几千万人,我已经去世了!通过这些激烈的话语,艺术家的愤怒和勇气是可以想象的。

然而,这种坚定的态度不能解决社会的疑虑,因为问题的关键在于他想要唤醒和激活的“真实的人”到底是什么。如何让它说话,让作品说话,从纯真开始?如果佛陀的真实身体是未诞生、未毁灭、完美整合且不受阻碍的自性法身,那么艺术家的真实身体就是百万分之一的独特灵魂。

艺术家的自我形象投射在想象中,理想的自我,超越一切世俗纠葛的个人人格,是孤独而单纯的。

然而,在张强设计的“互动写作模式”中,这一独特的艺术家主体被她(另一个)溶解,抽象成空洞的符号能指,等待欲望对象的捕捉。

知道的人不说话,说的人不知道。

喧闹的人群是无意识欲望主体的歇斯底里的狂欢,它抓住了说话的位置。

作为回应,张强的真实身份不见了。

相反,“互动写作模式”中“盲目”的暧昧态度总是被取代。抽象的笔墨图式一旦离开艺术博物馆的艺术场景,进入社会生活领域,就会很快转化为自我参照的“欲望模型”,一种识别犯罪现场的污垢痕迹。

在高度发达的互联网生产消费系统中,符号产生了无数的“社会化身”,从而完成了“罪恶的滋生”。

因此,所谓的“社会化身”正是邪恶的化身——不可复制的生命激情被转化为可以无限复制的伪真实表达,真相被专业而有效地阉割和阉割——因此,欺骗和艺术、男人和女人、上帝和撒旦被结合成一系列中性而冷酷的数字指令,这些指令无休止地纠缠在虚拟时间空中。

然而,张强的“真实身体”,消化的主体,已经从野外逃了出来,在茫茫莫中无处可逃,只接触到了天地的精神。

最初来自证明清白的“真实的人”在社会怀疑和借口中溜进了门空并笑了。

知道与不知道,看见与不看见,主体在放下他最初的欲望后没有进入语言操作的逻辑,而是保持沉默——零度写作的状态,召唤他人的姿态——它的存在只是为了宣告他的缺席。

或者,换句话说,主体用自己的解散和缺席证明了他的存在、艺术存在和写作存在。

从而顺利进入当代艺术的语境。

传统书法最大的困境是它不能感知现在。

在现代机器的轰鸣和互联网的喧嚣中,其强大的话语体系彻底失败了:书法精神萎缩,界限缩小,内容空变得空洞,形式和技巧成为唯一的主人。

写作主体和生活主体一分为二,脱离了道的境界。

只有要求人们回到自然经济时代,自然与人融为一体,回到古典主义时代,诗歌与葡萄酒充满激情,并在历史的幻觉中寻找失去的意义。

然而,面对社会的痛苦、时代的热点和人性的弱点,书法能做些什么呢?对此,大多数人选择了回避,而张强选择了进入。

进入的代价之一是主体的解体,就像佛陀舍身喂虎一样,不仅是巨大的智慧,也是巨大的悲哀。

这张照片来自简写本《应用三》。欲望结构主体的象征化和解构化有两个层次:象征层次和结构层次。

符号的意义功能带来多维解读,而张强的“互动写作模型”的结构是双重负拓扑结构、莫比乌斯环和自循环催眠墨水剧场。

在这种结构中,所指和所指、主动和被动、控制和失控、男性和女性、欲望和崇高、主体间性和他者、文字和涂鸦以及魔笔…所有这些都在同一能指链上滑动,既相互对立,又相互依赖和转化,形成一个封闭的逻辑回路,对这一模式的任何理论解释都不可避免地指向矛盾的两难境地。

“因此,形式上的道和形式下的装置,道的成就和艺术的成就,而艺术的成就都是他人欲望的自我转化。

“我曾经在《水墨画自由与文人性格》一文中评论过当代水墨画:从这个意义上说,…失控的是经营者的初衷…超越眼睛的永恒凝视仍然将绘画禁锢在可见的有色肉体中。也许,这就是绘画的命运。

……这是一种新的巫术,灵魂的巫术,是巫术的当代变体。

犹如堂吉诃德刺向风车巨人的那柄锈迹斑斑的长矛,一个召唤的姿态,一个催眠的姿态,一个战斗的姿态,一个定格的姿态。就像唐吉诃德生锈的长矛刺向风车巨人一样,它是一个召唤手势、催眠手势、战斗手势和固定手势。

……但是自由,水墨画的自由,被溶解在一个乌托邦的梦里,一个遥不可及的距离,一个向南方撤退的象征。

这张照片是从简易图书应用程序发送的。被驱散的不仅仅是自由,还有自由主体和写作主体。

可以说,所有写作的主体都是已经被消解的主体,因为符号化的过程实际上是谋杀,而写作就是符号的写作。

象征秩序取代了自然法则,成为最高的父系法则,并规定了主体在能指链中的言语位置。

一个空洞穴的位置,一个权力的位置,被压抑的秘密愿望,利用形势篡夺,从难以言喻的现实海洋中跃出,捕捉到了这样一句话:“秦始皇游历惠济州,穿越浙江,梁冀观。

纪说,“他可以代替它。

“他可以被取代!项羽脱口而出,正是被压抑的秘密欲望僭取了话语,戳穿了象征秩序的虚伪性,就像《皇帝的新衣》中的孩子说真话一样。

然而,从更深层次的思考来看,孩子,项羽稚气的心,难道不是尚未被象征的主体吗?按照象征的顺序,皇帝的新衣就是权力话语本身!这是由3000个仪式和3000个尊严组成的巨大阵列,这是将鹿变成马的荒谬的权力意志。

但是衣服,连同所有在现实世界中丢失的东西,不再是那个时候来自内心的未知事物。

它不再神秘和自由。

它是完全透明的,编码的,并覆盖着不同的标签,表明人们的认知和愿望。

它变成了一个物体的符号,一个伪真实的图像。

让·鲍德里亚进一步指出:“当符号中没有出现任何东西,当空没有出现在符号系统的中心,这是艺术的基本事件

诗意的运作是让空从象征权力中崛起”。

从这个角度来看,张强的操作可以称为“诗意的操作”。

他用右手背对着书写对象书写。他面向观众,但他的眼睛不在观众身上。他接受了合作者的写作指导,但只关注内心的形象。他输入了自我设定的规则和“欲望模型”操作的逻辑。

主体的真实身份被解构、消失、逃脱,越过自我形象的屏障,到达自由的境界。随着他的即兴创作,在他或她的追随者的干预下,悬浮在想象领域中的古典文化意义被打破,变成了一种空虚无。

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做,一个自己迷失在现实世界中的不可知的东西,一个渴望永远无法到达的“对象a”。

这就是鲍德里亚所说的“艺术的基本事件”。

然而,占据C位置、为观众盲目书写的写作姿态被抽象成一个空孔能指、一个福勒形象和一个排他性的绝对话语位置,进入社会伦理领域,成为权力话语追求、驳斥和大规模生产的剩余对象和社会体现。

然而,主体的逃脱并不是一个尘埃的骑行,而是一条轨迹,在移动的宣纸上,在跳舞的女性身体上,在漂浮的石膏身体上,在旋转的瓷器胚胎上。

这些斑驳而抽象的墨迹证明了主体的存在以及其他人的存在。

因为,是其他人的干预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

这是一个主体和另一个主体相互转化的剧场,是张强“互动写作模式”的逻辑起点,也是一个巨大的逻辑裂缝——因为艺术家投射在想象世界中的自我形象并没有真正进入另一个主体的外部领域,合作女性的另一个不是真实的另一个,而是主体在象征世界中的投射,一个分裂的主体和另一个象征——因此,合作女性的主体地位是不可靠的。费里在想象和象征的世界里,她的指示总是片面和不完整的,断断续续的语言使表达的欲望堕落空,纠结在自我和非自我之间,控制和失控。

拉康认为欲望的产生超出了人类需求的要求。

换句话说,欲望只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部分,所以它永远不会真正得到满足。

主体被引入的另一个驱散。同样,当主体逃跑时,另一个人的欲望也就丧失了。

失去最初欲望的主体已经转向认同一个绝对的另一个——伟大的另一个,一个纯粹的写作对象和一个崇高的对象。这是张强“互动写作模式”在现实层面上的逻辑结合点,是一种完全消极的力量。因此,写作呈现出让人们惊讶的所有外部性。这是未知的,不可能找到的,神奇的手笔——个体生命的概念和浩瀚宇宙的永恒现实突然在某个折叠的空节点相遇,呈现出一种甚至存在的伟大意义——这就是波德

张强称之为“神圣的存在”或“神圣的书写”。对此,他认为,当“我”、“你”和“他”不以书面形式出现时,就意味着“神性”开始“存在”,也就是说,佛教一再强调“没有自我、没有自我、没有众生”。在这种状态下,现在有多少人可以和它一起去…?金刚经上说:“当一个人看到如来,当他看到另一个人时,他就看到如来。

当我们清除各种令人眩晕的语义迷雾时,也许我们可以瞥见我们欲望的真相。

最后,我抄写了我的五首独特的诗《张强与景德镇彩绘瓷》,作为本文的结论:空有一个美好的世界,上帝实现了。

谁能辨别踪迹?喝了弄玉的墨水。

(2019年2月16日,朱鹏飞,深圳苏发油墨工作室)这幅画是由简写本《应用》的作者朱鹏飞(音译)的简介发送的,他是当代中国油墨艺术家、评论家和高级设计师。

跟随绘画大师周少华先生。

他现在住在深圳,是中广核国际艺术总监兼绘画收藏主编。

代表作有《禅茧二十四品》、《荒原三十六境》、《龟兹冬季十二月》。这些作品被许多艺术机构收藏和出版。

他被称为艺术天才和中国画茧的第一人。

彭飞是当代中国水墨艺术家、评论家和高级设计师。

跟随绘画大师周少华先生。

他现在住在深圳,是中广核国际艺术总监兼绘画收藏主编。

代表作有《禅茧二十四品》、《荒原三十六境》、《龟兹冬季十二月》。这些作品被许多艺术机构收藏和出版。

他被称为艺术天才和中国画茧的第一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