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学名人]物理学中的“天体夫妇”:吴健雄和袁家骝

一代物理巨子袁家骝不得不归化为美国人,但他把一生都献给了中国物理。吴健雄是中国著名的物理学家,被誉为“物理女王”。

她的丈夫袁家骝是袁世凯的孙子,也是著名的物理学家。这对夫妇可以被称为“东方的居里夫妇”。

吴健雄和袁家骝于1912年在吴健雄伯克利大学相识,出生于江苏太仓六合镇。

虽然她是个女孩,但她的父亲吴仲叶给她起了一个相当男性化的名字“熊健”,希望她不会让一个男人变成男人,并增强他作为男人的力量。

吴福倡导男女平等,创办了明德女子职业补习学校,对吴健雄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她就读于太仓六合小学、明德学校和苏州女子师范学校。

在父亲的鼓励下,她决定继续在大学学习。将来,吴健雄曾经这样描述她父亲对她的重要影响:“没有他的鼓励,我现在可能在中国某个地方的一所小学教书。

我父亲教我做一个“大我”,而不是“小我”。

“1929年,吴健雄被允许步行到国立中央大学(南京大学)数学系,结果成为苏州第一位女教师,一年后他被调到物理系,从而迈出了人生的重要一步。

在居里夫人的学生和物理学家施士元教授的精心指导下,吴健雄于1934年写了一篇题为《布拉格定律的证明》的优秀毕业论文,并获得了学士学位。

毕业后,她被浙江大学物理系聘为助教,并很快加入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

吴健雄年轻时非常聪明,他的言行具有江南女性的温柔魅力,这是许多男人追求的目标。

直到那时,她才致力于学习。尽管她对爱情充满期待,但她也相信命运并平静地对待它。

吴健雄真正的爱情故事始于1936年,当时她从中国上海航行到加州旧金山后,决定留在伯克利学习。

原因是吴健雄的同学把她介绍给了袁家骝,一个学习物理的中国学生。

袁家骝出生在一个显赫的家庭,是袁世凯的“二王子”袁柯文的儿子。

袁家骝年轻时在家乡河南安阳学习,13岁时去天津南开中学,然后去燕京大学学习物理。

在燕大学校长司徒雷登的帮助下,袁家骝获得了去美国学习的奖学金。

他们相遇后不久,袁家骝作为向导带吴健雄参观了伯克利大学物理系。

学校原子实验设备的完善和卓越吸引了吴健雄。她决定留在伯克利,成为袁家骝的同学。

两个人之间的爱情故事由此开始。

也许是因为她第一次见面时留下的好印象。尽管吴健雄喜欢在伯克利物理系享受星星和月亮的待遇,但袁家骝是唯一一个被邀请赴约的人。

那时,他们经常一起听课,一起去图书馆看书,一起吃饭,经常就学术问题交流到深夜。

刚到美国,他们常到一家中国餐馆用餐,当时袁家骝的经济条件不太好,吴健雄便常常为他代付餐费。当他们第一次到达美国时,他们经常在一家中国餐馆用餐。当时,袁家骝的经济状况不是很好,吴健雄经常为他的伙食买单。

随着两人之间理解的加深,他们都看到了彼此对科学的共同热情,从而变得越来越相互欣赏。

1942年5月30日,吴健雄30岁生日的前一天,他们在洛杉矶帕萨迪纳举行了一场简单的婚礼。他们在美国的许多同学和朋友,比如钱学森,都来庆祝。

婚后,他们在洛杉矶南部的海滩上度过了一个温暖浪漫的蜜月。

在科学事业中并肩工作的吴健雄在美国期间受到了许多赞扬,并于1948年被任命为美国物理学会的成员。

1956年,吴健雄和袁家骝决定一起回到中国,看看他们失散多年的家乡。

在决定离开后不久,吴健雄突然收到一份邀请函,要求核实“对等守恒定律”的科学性和正确性。

听她说完这件事后,袁家骝笑了笑,坚决收回了船票。他独自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他知道吴健雄的心被这个富有挑战性的实验深深吸引了。

吴健雄验证了李政道和杨振宁提出的“对等非守恒”假设,但由于某些原因,他没有与两位物理学家分享1957年诺贝尔奖。

吴健雄博士对诺贝尔奖的态度似乎证实了唐代诗人杜甫的名言:“精细推动物理学需要快乐,为什么要用一个浮动的名字来绊倒一个人”。

1958年,吴健雄被提升为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也是普林斯顿大学百年历史上第一位女性荣誉博士。同年,她还当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首位华裔院士,并被列入美国科学名人录。

袁家骝也是一位享有国际声誉的物理学家,在高能物理、高能加速器和粒子探测系统的研究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

虽然袁家骝在高能物理的研究上也取得了一些成就,但在妻子的光环下,这要逊色得多。

有些人曾经开玩笑说,吴健雄一家在女人家外面,男人家里面。

吴健雄非常严肃地说,“我有一个非常体贴我的丈夫。他也是物理学家。

我想如果他能不受干扰地回到工作中,他会比任何其他人都快乐。

“1984年10月,吴健雄睡在紫薇树下,40多年后第一次回到家乡。

参加了母校明德学校的修复仪式和明德大厦的落成典礼。仅捐赠明德学校魏紫楼。

她平时以节俭闻名。她慷慨捐赠近100万美元设立“吴忠义奖学金”,以这种独特的方式表达了她的“割草之心”,造福了祖国。

四年后,她专程回到家乡参加父亲100岁生日的纪念活动,并亲自向太仓县59名优秀师生颁发了第一份“吴忠义奖学金”。

吴健雄不喜欢炫耀。

许多人抱怨她不能成为诺贝尔奖得主,但她一笑置之。

1975年,以色列人设立了沃尔夫奖(Wolff Prize),旨在“促进科学和艺术发展,造福人类”。吴健雄成为第一个获奖者。

中国科学院冯端院士写道:“吴健雄教授和袁家骝教授将半个世纪的职业生涯奉献给了崇高的科技事业。他们的道德文章值得当代年轻人效仿。

“这句中肯而简单的话一定是这对毕生致力于科学事业的夫妇最想听到的评价。

1997年2月16日,吴健雄教授飞往河西。

4月6日,袁家骝亲自护送吴健雄的骨灰回到祖国,安葬在苏州太仓六合。

吴健雄的墓地紧挨着明德学校的魏紫馆,贝聿铭是设计顾问。

2003年2月11日,袁家骝在北京去世。他的家人根据他的意愿把他葬在明德花园。

让在同一条船上生活了60年的这对科学夫妇一起睡在紫薇树下。

来源:联盟组织新闻,石闻·埃的家人和普通人说,它的目的是分享。如果有侵权行为,该联系人将被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